元明法师《心经》本意精解(之八)

  

元明法师《心经》本意精解(之八)


  《心经》中最经典的十六字句:?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;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真可谓雅俗共赏,广为传诵。前两句说完“不异”,后两句紧接着再说“即是”,这高度相似的“不异”和“即是”,当然还是“即是”要来得彻底。那为什么还要说前面的“不异”呢?直接说后面两句,表达到位了,不就行了吗?


  佛法可是针对凡夫说的,在凡夫的眼里,“色”与“空”是对立不容的,分别代表着事物“有”与“无”的两种存在状态:“色”代表着“存在”,而“空”代表着“不存在”。这两个概念是有你没我、有我没你,天生排斥的。在一切众生的经验中,只有当“存在”的东西消失了、结束了、坏灭了,才会用“不存在”来表示和说明,可见,代表存在的“色”,与代表不存在的“空”,是永远不见面的“异”类!正因如此,为了照顾凡夫众生的感受,就先用了“不异”来缓冲和预热一下,别让众生们一下子接受不了,给噎住了。


   把“色”与“空”,硬是往一起捏的时候,就是众生们的脑子适应不了的了。一个东西即没有拿走,又没有消失,眼睁睁、活生生地还摆在那儿,事实上偏偏就是不存在!这么个大弯儿,能转过来吗?殊不知,浩如烟海的佛经就是在苦口婆心地说这个道理,左说右说、好说歹说、直说曲说,结果呢?众生们还是不接受或者无法完全接受。
凡夫认定的“存在”与佛认定的“不存在”,这个“一念之间”到底是近还是远呢?作为总持般若的《心经》,的确是毫不客气、不留情面地用260个字,表达出了佛的传奇境界。让我们看看自己,离佛的境界远吗?

取消分享